新闻

实现电子目标探测、跟踪识别、火力控制、作战

作者:365真人游戏 发布时间:2021-02-02 20:50 点击数:

  未来战争,敌对双方在战场上将大量使用各种信息化武器装备,信息系统产生的电磁信号构成了数量繁多、密集重叠、动态交错的复杂电磁环境。在战场的电子对抗中,谁能最大限度聚集电磁多域性和力量多重性优势,实现电磁空间战斗力量、技术优化的整体融合效应,掌控绝对电磁优势,谁就能掌握战场主动。

  快速的电子闪击战对聚集时域优势具有根本意义。电磁频谱的时域价值是强调快速集中,实施快速的电子闪击战,以达成聚优的高时效性。实现快速电子闪击战优势意味着占先机之利,胜敌一筹,陷对手于措手不及的被动境地。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用不到20天就达成了作战目的,其中高速电子闪击战贯穿战争始终,成为影响战争进程与结局的关键性因素。这种聚优方式运用的要旨在于,必须在准确定位敌人要害目标的基础上,把电子干扰与实体摧毁有机结合起来,集中优势效能,迅速、精确、协调一致地集中释放到要害重点目标上;同时精确把握电子闪击战中可以利用的每一个瞬间,采取高速度的作战节奏,形成不对称电磁优势,从而快速达成作战目的。

  电磁攻击的突然性体现了时域聚优的必然性。近几场局部战争实践表明,在实际电子对抗作战中,有些电磁信号持续时间短,开关机频繁,其时域的突变性特别明显,因而,聚集电磁优势是充满隐蔽突然的过程。达成电磁时域聚优的突然性,就是把时域价值作为一种决定性因素,在最短的时间内聚集优势,以先发制人的突然性夺取战争胜利。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军队实施“闪电式”电子突袭,对埃及防空雷达和通信系统实施了强烈的电子干扰,并在密集的电子干扰中实行了“挖眼”战术。以军以电磁攻击作战的突然性实现电磁战场时域聚优,埃及军队的指挥控制系统被彻底瘫痪。可见,在任何聚时之优的突发电磁攻击中,必须要巧于施计,出敌不意,以突发优势迅速夺取战场主动权。

  达成聚优的快速突然要求预见突发的偶然因素。任何电磁时域聚优活动都是充满偶然性的过程,预见和利用电磁战场具有偶然性,主要体现在敌可能的主要突击方向及防御态势、使用电子战武器的规模和时机、采取的电子攻击手段,以及为钳制、迟滞对方采用的反制方式等。科索沃战争中,北约部队虽然在电磁领域具有压倒性优势,却忽视了老式长波雷达对隐形飞机的探测能力,从而导致美军先进隐形飞机F117被击落。战争实践表明,时域上聚优必须密切关注电磁活动的偶然性,准备好应对意外事变的措施,同时有针对性地利用敌电子反击中的偶然因素,将敌打击导向错误的方向,巧妙利用和创造电磁战场环境偶然因素,以达成时域聚优的快速和突然性。

  科学配置力量是达成空间聚优的重中之重。在电磁频谱空域的布局结构中,合理配置兵力兵器体现了在空间上聚集优势的必然性,使电磁空域各种作战要素功能得到最大的发挥。科索沃战争中,北约部队依据空袭作战需求,调集足够的电子对抗兵力兵器,并把电子战精锐力量聚集在主要作战方向,使用多种软硬杀伤手段,在局部空间对南联盟形成了绝对电磁优势。对聚空间之优的运用,通常根据电子对抗作战目标、作战持续时间来确定,使编配类型与战斗任务相适应,并随着战场变化及时调整变动。尤其是在信息化、智能化战场上,电子对抗武器装备精度高,毁伤力大,机动性强,要求构成集成型电磁专业力量结构,使之合成度更高,综合作战能力更强,以遂行不同强度、不同规模、不同样式的电子对抗作战任务。

  优化空间关系是达成空域聚优的重要基础。无论电子侦察与反侦察、干扰与反干扰、摧毁与反摧毁,还是各类电子对抗武器平台,以及从指挥机构到单兵的各级电子战力量,为了实现在空间上聚集优势,无不需要优化战场空间作战要素,加强相互间的配合与协同能力,使兵力部署空间结构要素统一到实现作战行动整体优化上来。海湾战争中,为达成空间聚优的整体联动效果,多国部队充分发挥空中预警指挥机的作用,在空中及时对所有航空兵与电子战飞机进行随机指挥与控制;电子战飞机实施伴随干扰掩护,对伊军雷达及防空配系释放强电子干扰,发射反辐射导弹实施硬压制,为攻击机群打开“空中走廊”,掩护突击机群精确打击等。多国部队投入强大电子战力量,在空间上集中各种电子战设备组成了一个严密的立体电子对抗系统。

  精确调控是达成聚集空间优势的重要内容。各种先进的电子对抗装备广泛应用于电磁战场,使得电磁空间形成交叉重叠的电磁辐射态势,而且在不同空域,电磁信号随空间的变化而变化,这在客观上要求聚集空域之优,必须实施动态精确的调控。阿富汗战争中,美军围绕打击武装和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摧毁对手的反击能力,在全纵深、多维度空间对电磁波频率实时作出精确协调控制,电子对抗各专业力量之间即时聚优,协调一致地展开电磁行动,以聚集绝对电磁优势。此举导致武装和“基地”组织很多重要信息传递被迫采取传统信使方式。值得注意的是,精确协调电磁频谱空间作战行动,是从先期交战开始直到战斗结束全过程不间断实施的。因此,必须强化全频空间的立体全覆盖,注重全部频域作战的协调性,在各频域协调一致地实施电子攻防行动。

  谋求能量聚释是电磁控制的根本出发点。电磁领域对抗实质上是电磁能量对抗,在频域、时域、空域上实施电子攻防作战都要通过电磁能量的聚集与释放表现出来。现代战场上,不仅要聚合制导系统的干扰与反干扰、摧毁与反摧毁所产生的能量,以及反辐射武器和强激光武器的效能来破坏、瘫痪敌方作战体系,防护己方目标,更要注重电子对抗武器能量集侦察、识别、定位、压制和摧毁于一体,并更加注重突出硬摧毁能量聚释,摧毁和杀伤目标。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俄军高度重视在作战能量上聚优的原则,战争开始后无论是首轮电子干扰、电子佯动和欺骗,还是“猎狼行动”,都在重点预歼目标上实施了电磁波能量集中,达到了对敌最大限度破网瘫体的作战效果。运用信息化、智能化手段来控制能量聚释,将是未来电磁能量聚释发展的必然趋势。

  有效融合是形成更强能域之优的根本途径。谋求电磁能域优势,突出强调有效聚集电磁资源和优势力量,形成效能融合,实现电子目标探测、跟踪识别、火力控制、作战指挥、电子打击、目标防护、电磁机动、毁伤评估的实时化和一体化。主要表现在如下方面:一是信息要素综合集成,以模块化方式编成的电子对抗力量单元之间实现无缝连接,整个作战行动能在信息的主导下得以灵活、精准、快速、高效地实施。二是电子对抗作战要素横向一体,形成有机作战体系,实现从发现目标到打击目标的实时整体作战。三是战斗要素功能全面多样化,具有遂行各种电磁行动的能力。伊拉克战争中,美军依托多维立体、精确联动的综合电子战系统,发挥整体联动的电子攻防能力,展示了网络化支撑下的综合电子攻防的整体优势效能,表现出聚电磁能域之优的新特征。

  高度的能动性在聚集能域优势中起着重要作用。能动性贯穿于聚集电磁频谱能量优势的全过程。电磁能量聚优中作战主体的信息意识、意志信念、知识能力、作战效率,对电磁效能优势转化为现实战斗力产生重要影响。近几场局部战争中,以精确制导武器实施斩首行动、破网断链、震慑打击、毁瘫要害、围剿作战、特种战行动等,无一不体现了对电磁能域的物质流、能量流和信息流所采取的一系列指挥控制活动价值所在。由此可见,高度的能动性作用于电磁空间,会实现全频谱电子攻防的实时高速,形成作战要素最大合力,使整体作战优势倍增,从而在时域全程性、空域多维性和能域多重性上最大限度地发挥电子对抗的高速度、高强度、高能量的作用。

  歼-20实现了我国航空工业研制能力和航空武器装备建设从第三代向第四代的跨越,是中国军队重要的“撒手锏”武器。

  火箭军是中国军队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是我国大国地位的战略支撑,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365真人游戏

@SHENZHEN ENERGY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365真人游戏